山西富豪制造机——“德御系”掌门田文军的独门功法【新三板的人和事系列专题(七十四)】

震惊!15亿贷款无处寻还,“德御系”牵扯其中


2020年6月,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发起诉讼,称其购买的大业信托•盛鑫17号单一资产信托逾期没有还款,要求资管计划投资对象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公司偿还本息及支付罚款超16亿元,诉讼案中判令仁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对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天上突然飞来一口大锅,上市公司仁东控股觉得莫名其妙,7月7号赶紧发表公告否认自己做过这种担保。这个公告将此次事件推到大众眼中,仁东控股出具过的担保书,却又不是仁东控股做的担保,这混乱的、令人迷惑的局面引发人们的关注。


在期待其后续的进展的同时,又发现了另一个有趣的点,承担连带责任名单中的德天御生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田文军、郝江波、阿拉山口市民众创新股权合伙企业均属于所谓“德御系”,其中田文军即为一手将德御系运作起来的背后掌门人。



疑惑!田文军何许人也?德御系又为何?


田文军是个神秘的人物,他成长于山西晋中一个大学教师家庭,为人低调,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行事风格也很隐秘,喜欢“退隐”幕后,由德御系的其他成员来掌控公司,进行运作,因此公众对他的了解甚少,只知道他是一个资本运作的好手。


早在2010年5月,田文军将山西晋中5家农贸公司拼凑起来,成立了德御农业,其中三家独立的公司分别为张俊德执掌的晋中德御农贸有限责任公司、任永青创立的晋中永成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和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这样的农贸公司在中国有成千上百家,但田文军靠自己的手法,却能将它推上美国纳斯达克的OTCBB市场,同时利用VIE结构,控制了国内晋中龙跃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和北京君大乾元投资管理公司。


其中,晋中龙跃是在德御农业挂牌后突击成立的,由赵培林和赵晶掌控,后更名为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也是后来田文军所掌德御系在资本市场兴风浪的平台之一。




也在同年,田文军成立了一家杂粮饮料企业,即是在2015年挂牌新三板的德御坊,由龙跃投资和君大乾元100%控股。德御坊只能算是山西一家区域性的杂粮饮料企业,通过和德御农业捆绑在一起,德御农业称其创造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成了一家从采购、加工到销售玉米、杂粮及其饮料制品的全产业链公司,因此德御坊甚至得到了国际著名投资机构软银资本2100万元的投资。


德御坊是田文军掌控的第一家在国内市场上市的公司,是田文军踏入国内资本市场的起点,德御系的名称也由此而来。


但德御坊公司本身却鲜有亮点,除了在2015年挂牌新三板时有利好消息外,之后的业绩都很平凡,近年更是出现大幅亏损,据了解,如今山西晋中的超市中都难以看到德御坊的产品,招股转让说明书中提到的天猫商城的德御坊旗舰店也早已不知去处。2020年1月,德御坊已从新三板摘牌。


另一家同样在2015年挂牌新三板的公司——山西金粮饲料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晋中市金粮饲料加工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由任永青掌控,同属德御系旗下。


金粮股份主营猪、鸡饲料的生产及销售,并为客户提供后续的养殖技术、疾病防治、养殖场建设规划等一系列服务。近两年来,金粮股份也是接连亏损,且挂牌后除15年以外至今四年净利润同比增长都为负。


显然,德御坊也好,金粮股份也罢,做好这两家新三板公司的相关业务,做大、做强公司并非田文军的真正目的,他有着更大的野心和一套犀利的手段,新三板只是他的一个跳板而已。




感叹!A股市场大兴风浪,田氏功法屡试不爽


有了在新三板上的德御坊,借由当时国内刚起步的杂粮饮品市场作为热门概念,顺利融资并在新三板上市的经验后,田文军又开始了新的征程。


2014年12月,龙跃投资以8.8亿元的价格买下了陷入资金困局的山东齐星集团手下的上市公司齐心铁塔,持股9155.47万股股份,占比18.895%,成为齐星铁塔的实际控制人。


齐星铁塔原本的业务为金属制造,龙跃投资在控制了齐星铁塔后,便开始着手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最后于2015年7月,公布定增63亿元,收购业务为铁塔产品生产和无线宽带数据服务的北讯电信的方案,通过这种并购,增、改概念的方式来刺激股价抬升。2017年4月,收购最终完成,并于7月底,齐星铁塔更名为北讯集团。


在2015年牛市触顶轰然倒塌的情况下,齐星铁塔还可以在7月3日复牌后开启连续的一字板模式,可见其操盘手段之凶悍,可谓精彩。这次的成功,也为德御系后续的操作打下夯实基础。


2015年12月,顾地科技将持有的9599股股份,占比总股份27.78%,以11.7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山西盛农,实控人为任永青,顾地科技成了德御系控制的第二家A股上市公司。


之后,在2016年5月,顾地科技宣告停牌,拟与越野一族等展开合作,成立汽车越野赛事管理公司,出资9180万元、持股51%,一家从事塑料管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就突然进入了体育产业,跨度有些大,却很符合德御系作风,就是折腾,收购、转型,引发关注和热度。那段时间,顾地科技的股价从7元多涨到26元每股。


2016年1月,上市公司宏磊股份也被德御系旗下的关联公司,天津柚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收购,郝江波为实际控制人,这里的郝江波是田文君的妻子。


很快在同年5月,宏磊股份宣布,拟23.1亿元收购资产,布局第三方支付业务及信用卡消费服务,设立互联网支付、小额贷款等业务,这些都是当时的热门概念,宏磊股份这家传统制造业公司瞬间就转型成金融科技公司,复牌后一周内,股价从24元涨到65元每股。


在2016年宏磊股份攀升的过程中,柚子投资不断地进行股份质押和解除质押再质押的操作进行套现,最后在2016年12末的股价最高点附近,柚子投资质押的股份也累计占其所持有的股份达99.49%。又在2017年2月,以“便于开拓第三方支付等相关金融科技业务需要”为由将宏磊股份更名为民盛金科,不同的掌控人却有多么相似的操作。

由上看出,田文君的这套功法的基本思路,就是先收购一家上市公司,成为其控股股东,再通过其收购其他公司或产业,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寻找新题材或蹭热点概念来配合推高股价,借由杠杆的作用和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来迅速壮大自己,并通过反复质押股权来获取资金。


但这种资本运作方式也有其弊端,就是资金需要环环相扣,一旦中间出现裂缝,借助股权质押融资实现资产快速扩张的融资风险就会被迅速放大,且随着战线越拉长,风险越提升。因此,德御系在控制过三家上市公司后也适时停手,但还是给控制过的上市公司留下了隐患。



诧异!凭何玩转资本市场?哪来大量资金?


田文军的犀利手段有目共睹,他的德御系控制下的上市公司,必定会迎来一段时间股价的大幅上涨,许多资本大户和金融机构都乐于参与其中,很难说是这些助推者利用此机会获利,还是田文军熟知市场资金“哪里有钱途就往哪里跑”的这种规律,而利用了他们。


在德御坊挂牌新三板时,就得到了软银投资和国泰君安的参股,助力了田文军的第一次起步。


2016年,健汇投资实控人张永东增持了300多万股宏磊股份的股份,共持有400多万股,京基集实控人陈华之子陈家荣举牌宏磊股份,持有其1000多万股,以私募、牛散为背景的景华及其旗下的重庆信三威也参与其中,还包括许多其他信托机构。


同时,德御系深度渗透山西当地金融机构,入股晋中银行、孟县农商行、阳泉商行及多家地方村镇银行,凭借自身参股股东的身份,获取一定的贷款和股权质押便利,这其实也为后续发生的债务纠纷埋下了地雷。



唏嘘!制造几个山西富豪,留下烂摊一地鸡毛


凭借德御系的这一套资本运作方式,在短时间内,掌控各个上市公司的实控人都成了十亿富豪。2017胡润百富榜上,郝江波以38亿身家排在1141位,任永青则以35亿资产紧随其后,排在1214位,成为名副其实的山西80后首富,赵培林和赵晶虽未登榜,但其获得的财富也不容小觑。


德御系的成员们都富有了,但却带来了许多危机。


2017年底,德御系债务危机爆发,龙跃集团出现逾300亿元的大额集中融资风险,尤以德御系参股农商行、村镇银行为甚,山西省为此成立了风险处置小组,引入了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展开债务重组,3家共接盘龙跃集团存量债务逾200亿元,但也未见好转,自2018年开始,德御系旗下上市公司北迅集团也出现大额债务逾期及股价暴跌的情况。


“德御系”爆雷后,其控制的上市公司或转手或陷入困局,民盛金科在2018年初被转手给霍东(中国庆华集团霍庆华家族二代),改名为仁东控股,到2020年,北迅集团被暂停上市、龙跃集团所持股权拍卖亦流拍。


如今德御系旗下的龙跃集团、和柚公司所持两家上市公司股权和参股的所有山西农商行等的股份都已被冻结,众多金融机构亦开始对德御系公司进行起诉。


由此看来,开头所提到的潞城农商行起诉田文军夫妇及龙跃集团、和柚公司等德御系公司的事件,也仅是山西众多本地金融机构尤其农信系统与德御系债务纠纷的“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