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狮子吴晓波:人生的串联与并联【新三板的人和事系列专题(八十二)


图片

最初,吴晓波是一位绝对意义上的“财经作家”。不久前一位朋友突然给我发来一条消息:“B站顶流老番茄,搞了几年B站有1300万粉丝;罗翔老师入驻半年粉丝就超过1000万了。厚积薄发,才是最正确之路。”我不禁想到财经作家吴晓波,凭借《大败局》《激荡三十年》等畅销书走红,2014年公众号“吴晓波频道”仅上线一个月在无任何重磅文章的情形下就拥有了10万用户。这亦得益于其多年的积累。


从作家跨界做企业,涉足资本市场,吴晓波开始自称为“企投家”。由于《大败局》的一炮而红,吴晓波有机会和贝塔斯曼合作成立“蓝狮子”,并在2005年后开始做企业。尔后,他不仅带领“蓝狮子”到新三板转了一圈,还内部孵化了巴九灵公司,并多次冲击上市。2015年后,吴晓波开始与专业投资人合作成立基金,以“企投家”自居。不同于以往的“用笔与纸求索于中国商业沉浮”,吴晓波现在既是一个作家、企业家,又是一个投资人。


纵观前半生,吴晓波从“串联式人生”走向“并联式人生”。2019年,《艾问•企投家》的记者和吴晓波谈到何伯权老师的人生三阶段:第一个十年专注企业、第二个十年做投资、第三个阶段做公益。吴晓波评价其为串联式的生活方式,而自己则是并联式的生活方式——一边做作家、一边做企业、一边做投资。而早在2012年,吴晓波在谈及自己的写作之路时这样说:“我其它能力都很弱,我只会写字。人最恐怖的事就是长得又帅又漂亮,然后还有能力,机会就很多。机会多了就有诱惑,诱惑多了选择就会多,选择多烦恼就来了。成功都是被逼出来的,因为你没有路可走了,你就走一条路,一条路走到黑。这就像爬楼,同时爬几栋楼每栋爬两层,不如就专注地爬一栋楼。”吴晓波前后几年生活方式发生的巨大变化,从这两次访谈中可见一斑。


一、串联人生:从阅读、调查到写作


若要将吴晓波的人生分为“串联式”和“并联式”两个阶段,我倾向于将这个界线划在2005年。正如他自己所说,虽然2002年贝塔斯曼请了一些人开始做这个平台起就有“蓝狮子”这个品牌了,但却是在2005年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创立后,吴晓波才把它当作一家公司。而在2005年前,他是一位绝对意义上的“财经作家”。更早之前,他是一位痴迷于阅读的学生。


1. 学生•读遍复旦的图书馆


吴晓波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读书时正处于中国变化巨大的八十年代,热爱辩论。自由主义思潮随着改革开放进入中国,学校内充斥着对政治经济变革的辩驳。因此,吴晓波的大学四年是在一个特别亢奋的状态下度过的,他晚上回到寝室后都会跟同学们辩论,甚至到凌晨一两点。


刚入学时,吴晓波便被当时风靡高校的“存在主义”哲学所吸引,几乎住进了图书馆。大学四年,除上课外,他都在图书馆一排排地读书,主要阅读哲学、历史和文学类图书。到大三时,他已读完针对本科生的书,而读到了向研究生和博士生开放的阁楼。时至今日,大学时代的阅读习惯仍然影响着吴晓波。他每年阅读大约200本书,家中藏书上千。


2. 记者•十三年商业记录与观察


1990年,吴晓波放弃保送研究生的机会,回家乡的新华社杭州分社工作,成为一名出色的调查记者。因为放不下家人和女朋友邵冰冰(现妻子,蓝狮子的管理者),吴晓波回到家乡杭州,经老校友介绍来到了新华社的通讯组。不久,社长准备拓展有关企业的报道,为工业组征募志愿者,大部分记者不愿意去。这时,吴晓波却报了名,开始了他长达13年的商业记者生涯。经过三年的锻炼,吴晓波成长为一名出色的调查记者。但当时的他还没有发表多少重磅文章,也没有什么名气。


于是他决定到报纸上开专栏,一去二十年。1994年起,吴晓波开始为《杭州日报》撰写专栏。他称这是训练文字的最好途径,因为专栏可以让写作者从读者角度思考、学会用容易使人接受的语言写作。即便是在后来写书、开公司的时候,他还在给《经济观察报》和《FT中文网》等撰写专栏。后来随着传统媒体的衰落和报纸读者的流失,他才结束了专栏写作。2014年,他向主持“FT中文网”的师兄张力奋写信道“此去祸福,天亦未知”,从此告别专栏并走向自媒体。


3. 作家•财经写作第一人


三十岁后,吴晓波开始写书,不久成立了“蓝狮子工作室”。1999年,吴晓波开始创作中国第一本写作失败案例集,描述曾经叱咤风云的企业家和曾处在中国商业之巅的大公司如何失败的。一年后,吴晓波成名作《大败局》横空出世,成为最畅销的财经图书,也让他赚足了稿费。2002年,得益于《大败局》为其带来的名气,世界出版巨头贝塔斯曼签约了吴晓波,并与其合作成立了“蓝狮子工作室”,专门策划和出版财经书籍。此后,他将更多精力花费在蓝狮子工作室,并在2003年辞去了新华社的工作。

此后,吴晓波还创作了《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等畅销书。2004年,在福特基金会的资助下,吴晓波成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访问学者。访学期间,有人问他:中国改革开放后发展速度这么快,有没有一本书告诉我这个秘密是什么?吴晓波觉得非常惭愧,因为确实没有这样的书。和同学、教授讨论中国企业时,他发现美国学者对中国企业有诸多误解,而业界也缺少一本中国企业发展历程的系统之作,于是就决定写一本关于改革开放后中国企业发展史的书。震撼中国出版界的《激荡三十年》正是吴晓波在2004年的夏夜开始创作的,创作过程历时两年半。


2002年接受采访时,吴晓波说:“我其它能力都很弱,我只会写字。人最恐怖的事就是长得又帅又漂亮,然后还有能力,机会就很多。机会多了就有诱惑,诱惑多就会选择多,选择多烦恼就来了。成功都是被逼出来的,因为你没有路可走了,你就走一条路,一条路走到黑。”在2005年以前,吴晓波的确是一条路走到了黑,专注于写作,成为了中国财经写作第一人。


二、并联人生:从“介入的旁观者”到“商业的观察者和参与者”


故事的变化正是在2005年。2005年,蓝狮子由吴晓波全面接手。这时,吴晓波才开始把蓝狮子当成一家公司,本人也逐渐从“介入的旁观者”转变成了一个“商业的观察者和参与者”。此后,吴晓波借助“吴晓波频道”公众号带蓝狮子在新三板转了一圈,最终蓝狮子对赌失败,摘牌新三板;在蓝狮子中逐渐孵化出了巴九灵公司,多次冲击上市至今未果;甚至成立基金,然而直投项目均失败,成功投资依赖于与专业投资人的合作。


1. 新三板“蓝狮子”的起起落落


蓝狮子最初便专注财经出版,“只与最好的商业阅读有关”。蓝狮子之所以叫蓝狮子,一是因为蓝是比较冷峻的、比较理性化的一个颜色,财经本身是偏向于蓝色的。二是因为狮子是一个印度过来的动物,有国际化的背景;狮子偏于男性化,跟财经图书的读者比较接近;狮子比较吉祥。

图片

图 1 公司新三板挂牌时的股权结构(2015年)

资料来源:股转说明书


在21世纪的前十年,资本几乎不会理会“文化”。文化一词,似乎天生就应当离商业远一些,正如古时文人与商人的关系。文化不屑于下海,商业也从不会将文化视为可以生财的东西。因此也从来不会有某一家出版社试图从资本市场获得青睐。


2010年数字出版的浪潮为蓝狮子融资提供了机会。2009年的融资,对吴晓波本人是一种资本教育。2010年,数字出版风口为文化企业走向资本市场提供了历史性的契机。所谓数字出版,指的是利用数字技术进行内容编辑加工,并通过网络传播数字内容产品的一种新型出版方式,其主要特征为内容生产数字化、管理过程数字化、产品形态数字化和传播渠道网络化。简单来说,不是像报纸、杂志、图书等白纸黑字的传统出版都可以称之数字出版。那时候,蓝狮子就已经被给出了1.5亿元的估值。


有限公司(2012年)、股份公司成立及新三板挂牌(2015年)后,蓝狮子愈发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2012年初,刚刚成立的蓝狮子就引入了挚信资本2000万元风投,估值约为1.67亿元。2015年,股份公司(全称为杭州蓝狮子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吴晓波把蓝狮子卖给了上市公司皖新传媒,自己则退居董事职位,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从47.5%降至30.9%)。当时公司估值直接飙升到3.5亿,并很快成功登陆新三板。2016年,不缺钱的蓝狮子又发布公告,定增1.1亿。


与此同时,在写作这条路上,吴晓波也从传统媒体转向公众号,注册了“吴晓波频道”公众号,由巴九灵公司运营。吴晓波给《经济观察报》和《FT中文网》写了多年专栏,2010年来专栏读者来信的频率不断走低。这让吴晓波意识到——传统媒体衰落了,他的读者在流失。他在“吴晓波频道”的《骑到新世界的背上》写道:“我所依赖的传播平台在塌陷,而新的世界露出了它锋利的牙齿,要么被它吞噬,要么骑到它的背上。”所以,吴晓波在2014年注册了公众号“吴晓波频道”,并成立了巴九灵公司作为公众号的运作主体。2017年前,无论是写作还是做公司,吴晓波都做得风风火火、有声有色的。


谁料2017年对赌失败,2017年上半年蓝狮子仅完成对赌协议的11.7%,2018年黯然摘牌,让人大跌眼镜。早在2015年,皖新传媒与吴晓波等便签署了对赌协议,吴晓波承诺2015、2016、2017年度实现的未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00 万元、2600 万元、3000 万元。如未完成该目标,则千帆投资、飞马投资、中天投资和吴晓波将向皖新传媒进行补偿。2015年和2016年,公司均顺利完成了对赌目标,净利润分别为2287.3万元、2678.8万元。然而,蓝狮子2017年上半年仅盈利350.9万元,仅完成对赌协议的11.7%。2018年3月,蓝狮子在新三板摘牌。

图片

图 2   2017年上半年蓝狮子对赌协议仅完成11.7%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原来,上市前被装入蓝狮子的“吴晓波频道”仅在蓝狮子待了一年而已。2015年,以“吴晓波频道”为主的自媒体业务在蓝狮子营收中占比38.8%,远超2014年3.6%的占比,成为蓝狮子的营收担当。但是这一支柱业务从2016年便被剥离,自媒体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由2015年的38.8%锐降到2016年的4%。公司在组织架构上亦减少了自媒体事业部。2017年半年报中,已没有任何与自媒体相关的信息,这意味这一业务基本已经被剥离干净。

图片

图 3 蓝狮子营业收入构成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但其实,被剥离的“吴晓波频道”从注册之初便被巴九灵公司运营,蓝狮子不过是在挂牌时借来用用而已。2019年,全通教育(代码:300359.SZ)发布对巴九灵的收购预案。深交所立即对收购一事发布了问询函。全通教育在回函中指出,巴九灵和蓝狮子曾签约,授权蓝狮子使用“吴晓波频道”公众号,有效期为2014年12月到2015年12月31日止。也就是说,前文所述的蓝狮子自媒体业务不过是“借来用用”。


从蓝狮子的发展历程上看起来,吴晓波不过是借助自身的自媒体业务,带着蓝狮子到新三板市场上转了一圈。被剥离自媒体业务的蓝狮子,相较自媒体业务更难将吴晓波个人IP变现,未来很可能沦落到众多图书出版商的激烈竞争中。


2. 巴九灵多次冲击IPO至今未果


巴九灵是吴晓波在2014年7月成立的公司,主要将“非出版类”业务从蓝狮子转移了过来。巴九灵的业务类别有四个:泛财经知识传播、企投家学院、新匠人学院和知识付费。2018年,上述四大业务的收入分别为1亿元、3193万元、3134万元、6632万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重分别为44.0%、13.8%、13.5%、28.6%。

图片

图 4   2018年巴九灵各业务营收占比

资料来源:全通教育公司公告


表 1   巴九灵业务、产品和服务及主要用户

图片

资料来源:全通教育公司公告


巴九灵之所以积极推进收购事项,目的为借壳上市,此后多次尝试至今未果。然而面对深交所关于“是否是吴晓波个人IP证券化”“是否是‘忽悠式’重组”等灵魂拷问,巴九灵最终未能实现借壳上市。2020年4月,杭州道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道影投资”)以5.3亿价格拍得ST罗顿(600209.SH)20%股权。而道影投资的背后,站着吴晓波(二股东,持股占比38%)和曹国熊(大股东,持股占比47%)。所以,这一次入股ST罗顿,也被市场解读为吴晓波欲再次冲击A股市。不过,双方因为意见迟迟不能达成统一,最终终止了合作。2020年6月,有消息称巴九灵正在接受IPO辅导,在第三次冲击上市时拟采用独立上市的方式。


3. 狮享家、头头是道基金纷纷成立


2015年起,吴晓波也渐渐开始以投资人自居,但成功项目大多依赖于和资深投资人的成功合作。2015年,吴晓波和曹国熊一拍即合建立狮享家新媒体基金,随后二人又共同创建头头是道基金公司。这曹国熊何许人也?曹国熊是普华集团董事长、经纬人民币基金创始人,吴晓波找到曹国雄的时候他在这行已经干了10年了。狮享家成立时,主要投资一些和吴晓波一样的人。二人成立的头头是道,多年来参投过的企业有今日头条、喜马拉雅、吴晓波频道、亭东文化、言几又等项目,最早关注新媒体,现在成为涵盖四大文化消费领域的消费型基金。


然而,吴晓波直投项目大多失败。但在2017年的节目中,吴晓波第一次提到了“企投家”这个身份,即企业家+投资人。他指出这个时代需要企投家的同时,自认为是一个企投家。但他也直言,自己直投的项目基本都失败了,评价自己道:“我缺乏一个投资人的素质,对我不感兴趣的行业没有好奇心。”


三、结语


吴晓波在推广《大败局》时,曾拿罗永浩卖锤子手机的事情举例,称罗老师犯了两个错:第一,梦太大;第二,入错行。2019年,随着全通教育对巴九灵的收购失败,吴晓波上市梦碎。随后罗永浩亦在微博上评论说,吴晓波失败的原因很简单——梦太大、入错行。故事讲到现在,我们仍然无从知道吴晓波将来身为“企投家”的表现如何。但至少目前为止,吴晓波身为企业家和投资人,并不如他在串联人生时身为财经作家一般卓越。人生应当串联还是并联?或者人生应该先串联再并联,还是先并联再串联?


害,一个人一个活法。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