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吉特:“扶贫”不成变笑柄,拒回问函真“英雄”【新三板的人和事系列专题(十九)】

新三板最大的“笑柄”


奥吉特的故事要从2016年证监会支持扶贫攻坚的政策说起。


转板到A股市场上市,一直是很多新三板公司的终极梦想,2016年9月8日,证监会公布《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这一政策的出台,让这个梦想的实现更近了一步。


《意见》中提到:“支持贫困地区企业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融资对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企业,或者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的企业,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




接下来,凡是和扶贫概念挂钩的新三板企业获得资金追捧,短期内都有接近1倍的涨幅,让其它身在非贫困县的挂牌公司眼馋。身在洛阳的奥吉特也不例外,从政策中看到了转板上市的机会。


2016年12月15日,奥吉特董事会通过决议,决定将公司住所由洛阳市洛龙区安乐镇变更到河南省兰考县张庄村。



或许是深谙兵贵神速之道,2017年1月5日,不到一个月时间,公司就再次发布公告称已取得兰考县工商局颁发的变更后的营业执照,公司注册地已经正式从洛阳迁址到了兰考县。



眼看着转板上市的梦想就要照进现实,然而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惊喜。在这份公告发布后仅仅过去4天,事情就与奥吉特预期的方向背道而驰。


2017年1月9日,河南省扶贫开发办公室发出了《关于兰考县、滑县退出贫困县的公示》,公示中明确,兰考县、滑县两县脱贫长效机制完善,持续发展能力强,为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已达到贫困县退出标准。




也就是说,公司刚刚决定注册地址变更不到半个月,注册地便脱贫了!在新三板拟IPO公司纷纷迁址贫困地,寻求上市绿色通道的背景下,所有人都觉得奥吉特倒了个大霉,闹出了个巨大巨惨的乌龙。


在此之前,奥吉特本是新三板普普通通、踏踏实实种蘑菇的企业,其主营业务为中高档食用菌的研发、种植与销售,主要产品为双孢菇,包括褐蘑菇和白蘑菇,产品市场遍布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等地区。




就是这样一家老实本分的企业却在因“刚搬到贫困县,贫困县就脱贫了”扎扎实实地火了一把,它的“事迹”一度成为新三板最热门的笑话之一,被大众群嘲。

后来,委屈的奥吉特发出澄清公告表示:都散了吧,搬去兰考是为了企业发展,不是为了享受上市绿色通道,我不是最苦逼的新三板企业。奥吉特很委屈,奥吉特说自己被误会了。奥吉特发出公告进行辩解,它说,“我不是看到扶贫政策才搬迁的贫困区,我也不是最苦逼的新三板企业。”



奥吉特称,公司将住所迁至兰考县是源于企业发展的自身需要,和兼顾扶贫的社会责任等综合考虑,并不是寻求政策红利。公司表示,兰考县是传统农业大县,麦秸资源丰富,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其发展工业化的褐菇种植。首先,这样可以解决当地麦秸消纳问题,可以解决贫困户就业问题,再有可以发展循环经济,减少污染,这是符合“绿色环保”理念的。对于公司来说,可以扩大产能,满足我们不断扩大的市场需求。


而且,公司近年来销售状况良好,并陆续成为汉堡王、百胜等下游知名客户的供应商。针对部分客户订单的量大货急等特点,公司急需扩大产能和优化布局。因此,公司计划在兰考县新设立褐菇种植基地。


总之一句话,搬迁是为了公司发展,不是为了公司谋求上市。不过,奥吉特的经营状况良好,2015年公司净利润更是达到了3676.19万,符合主板上市的业绩条件,如果想上市,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迁到兰考的奥吉特,过得真的好吗?


但可惜的是,奥吉特这一搬,把一切可能都变成了不可能。


早在2016年10月11日,公司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股票发行方案的议案》,且该议案经2016年10月28日召开的2016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根据该《股票发行方案》,公司股票发行所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上海崇明、梅州、宝应三地工厂化蘑菇种植项目建设。



然而,半路杀出个兰考县事件,打乱了公司一切发展规划,美好蓝图就此变成了黄粱一梦:2017年3月,由于公司的兰考基地已开始建设,资金需求量大,公司将梅州项目的2,750万元募集资金用途变更,用于兰考项目建设,梅州项目宣告破产。随后,宝应、上海崇明项目接连因为种种原因未及时落实,无法按原计划开工建设,而资金就此流入了忽然“已建成投产”的扬州基地和不断扩张的原材料采购、市场营销推广等的资金需求。



频繁的项目变更给奥吉特的经营管理带来了巨大压力,最终拖垮了曾经符合主板上市的条件傲人业绩。2018年年度,公司净利润为-6507.25万元,由盈转亏,比上年同期下滑了308.68%;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989.37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293.01%。



纵观公司经营状况可以发现,公司当年管理费用达1980.53万元,比上年同期上升96.98%,销售费用达1067.97万元,比上年同期上升64.07%,正如奥吉特在年报中解释的那样,对市场方向的错误把握造成公司策略的不合理性,导致了生产经营不稳定与费用损失的巨幅上升,最终使公司从增利堕入巨亏的深渊。


祸不单行,雪上加霜


当然,经营不善仅仅是巨亏之下的冰山一角,募集资金变动背后更掩藏着管理层的暗流涌动。由于未能按期披露2018年半年报且奥吉特及相关主体受到相关监管,奥吉特主办券商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主办券商”)随即赶往公司进行现场培训和检查,相关检查中发现奥吉特募集资金违规存放募集资金竟高达1亿多元。


2018年10月25日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奥吉特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募集资金存放与使用存在违规情形的风险提示性公告中详细显示,截止2018年9月30日奥吉特有约1亿元募集资金违规存放于专户以外的账户,具体为5740万元存放于公司农商行李楼账户、4280万元存放于公司农商行联盟账户。


但根据相关账户的银行对账单,截止2018年9月30日农商行李楼账户余额为1018.83万元,农商行联盟账户余额则为20.78万元,与公司存放于上述账户的募集资金之间合计存在8980.39万元的差额(不包括募集资金应产生的利息)。因此主办券商认为,奥吉特存在挪用募集资金的行为并要求其及时进行整改。


奥吉特2018年年报显示,一方面由于报告期内募集资金出现挪用,导致利息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出现下降以至于公司财务费用相比去年同期出现大幅上涨。此外相关人员发现公司存货存在重大亏损,本期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更是高达2522.05万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934.14%之多!


根据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风险提示性公告》显示,奥吉特原定于2019年4月30日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指定信息披露平台上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由于公司未能在2019年4月30日前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依据相关规定,其股票自5月6日起被暂停转让。并且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信息披露细则》等相关规定,公司须在2019年6月30日前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否则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2019年6月25日,主办券商收到了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终稿)》及其他相关年报文件,由于收到文件较晚、审查时间紧张,主办券商无法充分履行事前审查义务,无法保证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同时对奥吉特2018年的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进行审计的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于2019年6月24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报告中认为导致其形成无法表示意见的理由为:“审计范围受到限制:在我们审计时,贵公司已将其全资子公司扬州奥吉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宝应美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孙公司扬州奥吉特食品有限公司出售。我们仅获取了上述公司2018年度财务数据,实施的审计程序也是有限的,并未获取支持这些财务数据的大部分证据,由此影响资产、负债、收入、费用等大部分报表项目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我们认为这种影响是重大且广泛的。”

鉴于会计师事务所对奥吉特2018年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奥吉特股票转让将被实行风险警示,在公司股票简称前加注“ST”标识。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奥吉特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借款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多条信息。2015年11月30日,奥吉特为其子公司洛阳奥吉特食品有限公司担保代偿1000万,经多次更换借款合同后,截止2018年底,短期借款余额为950万元。此期间共产生的借款利息2499616.08元,其中1185006.08 元为2018年前产生。

2018年12月7日,奥吉特发布公告,由于存在民间借款纠纷,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政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常利霞分别被冻结公司股份620万股和493万股,分别占该公司总股本的4.98%和3.96%,冻结期限为2018年11月5日至2021年11月4日。5月16日,奥吉特再次发布股权冻结公告,由于民间借款纠纷,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政委及其一致行动人常利霞被冻结的股权分别达到2367万股和1000万股,分别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9%和8.03%,冻结期限为2019年3月18日至2022年3月17日。


挪用募集资金的行为,简直就是给被兰考县事件搞得乌烟瘴气的奥吉特又下了重重的一拳。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一幕……


拒回问函真“英雄”


2019年4月22日,奥吉特(836758.OC)发布《关于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收到自律监管措施决定的公告》。收到日期为2019年4月18日,生效日期为2019年4月12日。涉嫌违规事实为:奥吉特未在规定时间内就半年报问询函进行回复。奥吉特上述的行为,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信息披露细则》第八条的规定。时任董事长杨鹏飞、时任财务负责人/时任信息披露负责人林庆未能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对公司上述违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第1.5条的规定。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及情节,根据《业务规则》第6.1条、《信息披露细则》第五十一条的规定,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做出决定:对奥吉特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对杨鹏飞、林庆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2019年4月29日,奥吉特跟全国中小企业股转公司“杠上”了,先是拒绝回复全国股转公司关于去年半年报以及违规使用募资等几个方面的问询函,然后是以董事长兼信息披露人工作忙为由,推迟披露相关处罚。


其实早在2018年11月29日,全国股转公司就对奥吉特出具过《关于对奥吉特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半年报问询函》,问询内容主要包括业绩波动、持续经营能力、存货、募资存放和违规使用等几个方面。按照要求,奥吉特必须在2018年12月9日之前回复全国股转公司,虽主办券商多次督促奥吉特,但到目前为止,奥吉特仍未回复上述问询。


2019年4月17日,全国股转公司对奥吉特、时任董事长杨鹏飞、时任财务总监林庆采取自律监管措施。主办券商收到处罚当日以邮件和微信方式通知相关责任人。然而,该公司董事长、信息披露人杨鹏飞因事务繁忙,当日未及时查看公司邮箱,后于第二日(4月18日),奥吉特于4月22日才披露相关公告。此举,再次涉嫌信披违规。

这是新三板第二例挂牌公司拒绝回复全国股转公司的问询函。据了解,此前雷蒙德(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未在规定时间内就年报问询函进行回复,被全国股转公司出具警示函。


连遭打击,悲情落幕


在遭遇兰考县事件、私自挪用资金被查、因拒回问询函被罚等多重打击后,奥吉特,一个曾经有着被许多人看好的公司,也终究逃不过停牌的命运。




也许,这一切都开始于奥吉特高层决定要从洛阳搬迁到兰考县的一刻。或许,正是这一决定,引起了一系列的蝴蝶效应,使奥吉特走上了不归的道路。

在最初,奥吉特到底是否真的是为了政策红利而搬迁到兰考县,这点我们已经无从考究,也没有必要。但如果当初奥吉特的高层确确实实是为了政策红利,为了走捷径,而最终自食其果的话,那这个故事就多了一种黑色幽默的感觉了


反过来说,如果兰考县当初根本上就不是一个贫困县,或者根本不存在什么“政策红利”的话,说不定今天的奥吉特就已经做大做强,甚至上市A股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只有踏踏实实做实事,才能够带来长久而持续的发展;对于贪小便宜,为了贪图一时红利而做出的短视的行为,站在长远的眼光看来,终究是不值得的